高雄外約-收會錢

收會錢

美秀今天起瞭個早,整理瞭傢務,忽的想到,今天可是收會錢的日子,整個互

助會,好像隻剩下黃太太還沒交瞭,還好黃太太住的近,也不過就在樓上而已,美

秀先撥個電話,確定瞭黃太太在傢,約定好瞭時間,就準備收錢瞭。

放下電話,美秀想起瞭還在唸書的女兒妙芬,還記得是明天吧,妙芬說要回傢

吃飯,由於女兒長大就想試試外宿的滋味,雖然考上瞭離傢不遠的學校,新的第一

學期,還是讓她住瞭校,不過每逢假日,妙芬還是很乖巧的知道要回來看媽媽,眼

看又快到假日瞭,也順便確認看看妙芬何時要回來,好準備幾道女兒愛吃的菜色。

「嘟……嘟……您撥的電話將轉入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

斷,如要………」美秀掛上瞭電話,可能是在上課吧,不方便接,好吧,去完黃太

太傢之後再撥給妙芬,心頭有瞭打算,時間也快到瞭,美秀換瞭套及膝的米黃色短

裙,搭瞭件白色小外套,略蓋瞭住身上原有淺色背心,便出門瞭。

這黃太太名叫莉芳,由於跟美秀一樣,先生多不在身旁,到瞭大陸去跑生意,

又都住在同一個社區,日子一久,二個人的交情便培養起來瞭,莉芳還比美秀小上

幾歲,不過個性大方,可能是因為從前跟著黃先生一同招唿生意,見識可也不比自

力更生的美秀少,由於生性愛好熱鬧,常見著黃傢裡有著不同的人物跟著泡茶聊天

,再加上莉芳也曾想過出馬角逐下屆裡長的關系,黃傢自然也是車水馬龍、人煙不

絕瞭。

美秀來到瞭黃傢門前,按瞭按門鈴,不一會兒,身穿俐落褲裝的莉芳已來開門

,二人互相熱情的招唿著。

「莉芳啊,你把頭髮給剪啦?挺好看的呢!看起來就像個女強人啊。」

「美秀姊就別取笑我啦,天氣熱,剪短隻是為瞭圖個涼快,先進來坐,當自個

兒傢裡就好,別客氣啊。」

美秀連聲稱謝,進瞭客廳,美秀發現,平常總是人聲鼎沸的黃傢,怎麼不若往

常熱鬧,隻剩下瞭洗好的茶具還擺在客廳,空盪盪的。

美秀問瞭問莉芳,莉芳問答說:「唉呀,現在還早呢,那些人總得到快中午才

會來,現在剛好也讓我圖個清凈,不然整天吵吵鬧鬧,我的耳朵可受不瞭啊,你先

坐下,我去拿會錢給你,等一下啊。」

美秀想想也是,便坐上瞭沙發,看瞭看客廳的擺設,這加大瞭的客廳可比自己

傢裡的大瞭不少,一次大概可以打上三四桌麻將不成問題瞭,除瞭可供泡茶的這角

外,還有不輸給KTV的演唱設備,一細看,連投射燈也都一應俱全,看來晚點可

是熱鬧的不像話。

美秀屁股還沒坐熱,莉芳已經把會錢拿瞭出來,美秀辦完瞭正事,免不瞭還是

跟莉芳閑話傢常幾句,二人也算是三四天沒見面,一聊起天來可也沒完沒瞭,尤其

是購物經,二人互相的說起最近採買的經過,更是一發不可收捨。

正當二人聊得正開心時,門鈴聲又再度響起,莉芳請美秀等一下,便出去開門

,美秀眼看時間已近中午,本想就此打道回府,不過莉芳堅持要美秀留下,美秀隻

好恭敬不如從命。

大門一開,隻聽得一個粗曠的聲音與莉芳對話,沒隔多久,便見得莉芳帶著二

個男人進來,一個長得有些工人樣,個頭不高,矮矮壯壯的樣子,正是那粗豪的聲

音主人,另一個看起來倒是挺稱頭的,年紀大概三十出頭,二人穿著一副休閑打扮

,手上還提著幾包看似食物的袋子。

那壯漢一進到客廳,見到瞭美秀,張嘴就說:「耶?莉莉啊,你傢來瞭個新妹

妹喔,不介紹一下?」

「什麼妹妹啦,那是我鄰居,你嘛尊重點,人傢女兒都快二十啦。」

「真的假的,看起來好像你女兒喔!你該保養瞭啦!」

阿牛這話是有點誇張,不過美秀雖然一直以來都相當的註重自己的保養,雖然

年近四十,體態容貌保持得十分得宜,一頭流行的半捲髮更顯得年輕美麗。

「是啊,看來你老公都沒給你補充營養喔,看起來真的有點差啊。」

「要死啦,連小張你也幫著他說話,等會兒都把你們趕出去。」

莉芳回瞭嘴後,便向美秀介紹起二人,壯的那個叫做阿牛,另一個叫做小張,

二人都是傢有恆產的田僑仔,平時除瞭進出股市投資外,最愛的就是來莉芳傢唱唱

卡拉OK,由於二人與莉芳年紀相彷,聊得來又肯出錢出力,自然是黃傢的熟客瞭

這時二人又約好一起來唱歌,由於時近中午時分,便自行切瞭幾盤小菜、帶瞭

陽春面,逕自到瞭莉芳傢,正好遇到瞭美秀。原本美秀見有瞭客人,想就此回傢,

但在三人熱情招唿下,又是有面有菜,還是留瞭下來,準備吃完午飯再走。

莉芳是主人,便提著食物到瞭廚房,換裝成盤,那阿牛一副熱心模樣,自告奮

勇的要到廚房幫忙,便隻留下美秀與小張在客廳,位子恰好一東一西的坐著,既然

隻剩二人,免不瞭還是得閑聊二句,美秀主動的跟小張攀談起來,美秀問起小張的

職業,知道瞭小張是股市大戶之後,此時正是股市榮景,美秀本就有興趣入場,此

時遇見瞭大行傢,連忙移樽就教,請教投資法門。

二人一談投機,原本生疏的氣氛早已消失,原本相對面的二個人,為瞭說話方

便,也已併肩而坐,正當二人聊得正開心的時候,莉芳也已端出午食,招唿起大傢

用餐,而阿牛不知道從哪拿出二瓶高梁,四個杯子也擺得妥當,本來美秀還想推辭

不喝,但在莉芳從旁勸說之下,還是舉杯小酌瞭起來。

席間四人說說笑笑,美秀這才發現,阿牛外表看來粗俗,說起話來可逗趣的緊

,說得大傢笑聲不斷,也讓美秀對阿牛改觀,心想,莉芳這種愜意的生活方式可真

錯,難怪她傢裡總是生張熟魏的出出入入,也不見莉芳抱怨瞭。

這時四人一起開心的喝酒吃飯,阿牛也開瞭卡拉OK,調暗燈光,開始一首又

一首的唱起來,而主人莉芳也跟著旋律,配合著阿牛一同吟唱,美秀與小張二人一

開始還在閑聊著,最後在一陣陣的魔音穿腦之下,也幹脆放下瞭心思,一同點起瞭

歌譜,原先想回傢的想法,早就拋在腦後瞭。

就在邊唱邊聊間,二瓶高梁很快就見底瞭,主人莉芳自動的說要去外頭買,阿

牛說他也想跟著買點東西,便與莉芳一同開車外出,而二頰早已開始紅透的美秀已

有幾分醉意,小張又唱起瞭慢歌,旋律優美好聽,到瞭沒歌詞的段落,主動的牽起

瞭美秀的手,示意要美秀一起跳舞。

也該是酒精的效力,或是小張溫柔的歌聲,美秀不自主的被小張牽瞭起來,腦

海裡回想起的是,少女時期的高中舞會,好像也是被這樣溫柔的手給牽著,跳起瞭

不熟悉的舞步,但心裡頭是一種害羞的甜蜜。

此時,歌聲又響起,美秀的雙手放在瞭小張的腰上,隨著歌聲搖動著身子,看

著小張那斯文的臉,正好唱起瞭歌詞裡的愛情甜蜜,心裡已醉瞭一半,加上酒精的

效力作祟,美秀醉眼微睜,嘴角泛起瞭微笑,此時歌聲已盡,隻剩最後幾段伴奏,

小張的手也由原來的纖腰上,慢慢的移往瞭下方美妙的圓弧頂。

小張的臉越靠越近,「嚀」的一聲,小張已吻上瞭美秀的唇,手也不安份的在

美秀的臀上遊移著。小張的舌頭彷若靈蛇,一陣陣的滑過美秀的貝齒,一下、二下

,不幾次的挑弄,美秀也主動伸出自己的香舌,與小張交纏在一起。

小張貪婪的吸吮著,並輕巧的從美秀的舌底舔吮到舌尖,再溫柔的品嘗著那小

小的尖端,二人的舌頭彷若有生命般的開始交疊著,小張熟門熟路,開始找尋著美

秀裙上的拉鍊,準備退去這此不必要的阻隔。

忽然「咔」的一聲門響,原來是莉芳他們回來瞭,二人嚇瞭一跳,連忙分開,

但莉芳他們已經進來,雖然小張美秀還摟在一塊,卻是視若無睹。

「酒買回來啦,哇,你們在跳舞啊。」這時美秀也看見莉芳似乎正挽著阿牛,

一副情侶模樣。

「阿牛,我們也來跳一首吧,」。

阿牛自然高聲答應,這時下一首歌前奏已起,是首快歌,小張摟著美秀坐下,

手上的麥克風跟著過來,二人便開始邊看著莉芳與阿牛的舞姿,邊唱起歌來。

莉芳一身貼身的綴花襯衫,把她玲瓏有致的身材凸顯的出色,雖然是二個孩子

的媽,腰間的肉卻沒多出半分,前襟開衩露出淺淺的乳溝,在舞動之間更顯魅力,

窄版的長褲襯得莉芳的俏臀格外有形,她與阿牛舞得熱烈,渾身散發的盡是成熟的

女人魅力。

在一旁的美秀原本還想推拒小張的手,但心裡潛藏的那股慾望已被勾起,反正

小張也隻是摟著,如果不過份張揚,自然也就由著小張,小張知道美秀這樣算是默

許瞭,也就不急著進攻,就在幾句歌詞之後,放在美秀身上的手還是開始不規矩的

蠢動,原本在腰際的手已慢慢伸進瞭背心裡,輕撫著美秀身上細嫩的皮膚,那微搔

的觸感,惹的美秀心頭癢得難受,不台北定點由的輕哼瞭一聲,小張也是聰明人,打蛇隨棍

上,進一步的拓擴領土,揮軍北伐。

小張沿著腰線順勢而上,不一會就摸上瞭內衣扣環,這時緊靠在小張身邊的美

秀,微嘟起嘴的瞟瞭小張一眼,示意不許,小張會意,改往前方突進,沿著內衣的

鋼圈,輕輕巧巧的走瞭半個身子,再往上移瞭幾寸,這可摸上瞭美秀胸前的軟肉,

隨著食指的開疆闢土,其餘指頭也是不落人後的跟上,一隻手便隔著內衣或輕或重

的按壓著,當然嘴上還是不忘唱著銀幕裡的歌曲。

不多久,一首歌已唱完,阿牛跟莉芳也停瞭舞步,鼓起掌來,這時小張伸回瞭

手,也跟輕拍回禮。

莉芳說瞭一句:「哇,跳完舞好熱,我去換條短褲,秀姊,你們先唱高雄外約,不用等

我瞭。」

說完就進瞭房間,小張又再點瞭剛剛與美秀一同相擁的慢歌,將麥克風給瞭美

秀,示意要她唱,但手還是一般的摟著她,隻是開始專心的不規矩起來。

小張將魔手伸向美秀的股間,稍一用力,美秀的豐臀已盡入小張之手,美秀微

微一震,倒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嘴上仍唱著歌,小張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裡的

彈性更勝上方,不待片刻便開始搓揉起來。

一旁的阿牛忽然起身,嚇得美秀又是一震,小張也縮回瞭手,還好阿牛是想上

個洗手間,說著也跟著離瞭席,美秀仍唱著歌,隻是沒忘給瞭小張個白眼,小張可

不管那麼多,一手還是跟著回到瞭美秀的臀上,又是細心的搓揉著,歌曲已到瞭中

段,小張順著渾圓的曲線摸往下方,這飽滿圓潤的珍物,穿起那小小的三角褲真不

知怎麼包得住,入手柔軟又有著少女般的彈性,摸得小張血脈賁張,又拉起瞭美秀

的柔夷小手,放在自個兒的褲檔上,美秀又是一個白眼,但還是順從的把玩起小張

的小老弟。

雖是隔著短褲,但美秀也感覺得到小張的強大,心裡不由得浮起瞭異樣的感覺

,想到自己也好久沒跟男人好過瞭,今天卻也不彷放肆一下,一邊的小張可沒那麼

多心思,待得順勢摸到底部後,小張的手探往瞭深溝,這裡似乎有著無窮的魔力,

引得小張想一探就竟,伸出瞭中指,直往前去,隻感到一片濕濕暖暖的熱氣襲來,

小張得瞭鼓勵,開始越摳越深,沒幾下,手指已經兵臨城下,那指尖已輕觸入美秀

的大陰唇。

美秀本來依偎在小張身邊,隨著小張的拂摸,加上又無旁人再場,姿勢也變得

更加側傾,幾乎就像是趴著小張大腿上頭一般,此時小張已開始將中指深入縫中,

另一隻手也開始撩起瞭裙邊,露出瞭雪白的大腿,也露出瞭神秘的三角地帶。

美秀這時歌也唱不下去,隻是順從的仍由小張擺弄。小張抽出瞭中指,將美秀

按回椅上坐好,而裙子早已被撩至上方,露出粉紅色的底褲,小張或輕或重的按著

那飽滿的陰阜,一面吻上瞭美秀的耳珠。

美秀放下瞭麥克風,微閉上眼,邊說著:「不…不要嘛………等等……被莉芳

看見……不好……」

小張在美秀耳邊輕聲的說:「放心,他們都在後面,看不見我們,等到他們過

來,我再放手,好不好?」

美秀自也不是有心拒絕,聽得小張有瞭打算,自然也就隨他,這時美秀雙腿已

然大開,那裡還有半分端莊的樣子,而在小張的辛苦耕耘之下,美秀的淫水早已不

受控制的不斷冒出,隨手一觸都是汪洋一片,小張見時機成熟,撥開瞭那已吸滿愛

液的小內褲,左手二指又已重新插回美秀的小穴中。

舊地重遊,更是熟悉,小張開始慢速的移動手指,小穴裡峰巒起伏,讓小張不

由更加的深入探索,而在一進一出之間更是帶給美秀無比的快樂,美秀這時哪還記

得剛剛的顧慮,現在反而是輕拋瞭個媚眼給小張,嘴角還帶著不可解釋的笑容,小

張得瞭鼓勵,自然更加認真,開始加快瞭手指的速度。

這下可讓美秀上瞭天,在一陣陣的快感襲擊下,美秀忍不住輕掩住嘴,以免不

小心發出聲音來,小張還沒饒過她,三二下又把美秀的內衣給解開,往上一推,二

團綿綿的軟肉便跑瞭出來,小張更不及待,張嘴便舔,對準瞭那小小的突起吃得津

津有味,不多時,秀美胸前的小蓓蕾已經開始硬翹,而下方的穴肉開始收縮,夾得

小張的手指進出困難,小張知道這是高潮的前兆,更加排除萬難,這又讓美秀進一

步的上瞭雲端。

忽然,小張感到一陣熱氣傳出,腔肉已緊縮至極限,夾得小張進退兩難,淫水

又一下子湧瞭出來,整個沙發盡是美秀的體液,美秀身子又抖瞭幾下,看來已達高

潮,美秀隻感全身乏力,卻又有說不出的美好,小張聰明的吻上瞭美秀頸邊,讓美

秀體會另一種的快樂。

隻聽得美秀喃喃的說:「好哥哥……可真舒服……好舒服……」

「還有更舒服的,要不要試試看啊?」

美秀自然知道小張指的是什麼,虛弱的拒絕著,但小張已伸手脫下瞭短褲,一

條已硬得發燙的雞巴跳瞭出來。雙手並用的把美秀身上的內褲褪至腳邊,美秀欲阻

無力,小張已跪坐在美秀前方,雙手將美秀的二腿撐的開開的,稍一前頂,小張的

龜頭已開始進犯美秀剛剛高潮過的肉穴瞭。

「不…不要…會給人看到的啦……啊……不要……不……喔……嗯……」

小張狡滑的隻讓自己的雞巴輕觸在美秀穴口上,並不急進,隻是在上頭輕輕的

劃著圓圈,美秀本來高潮過後,小穴已不再冒出愛液,但在小張這麼一磨一磨的碰

觸下,又開始起瞭陣陣的分泌。

那種近在咫尺,卻又無法得到的感覺不斷剌激著美秀,美秀不斷哼著,屁股更

是不由自主的搖動起來,一副就是等著人傢來插的騷樣。但小張故做不知,還是停

著雞巴劃圈圈,這可把美秀逗得騷水流得滿沙發。

「嗯……嗯……唉喲……好哥哥…哥………」

「嗯?怎麼啦?」

「唉喲……你好討厭………啊……就這麼…愛逗人傢……」

「乖,叫聲好老公我就不逗你瞭。」

「啊……好老公……親老公……人傢想要老公的大雞巴……插……插老婆……

快插……快嘛……」

小張聽得滿意之極,更不打話,努力一挺,整個雞巴逐漸消失在美秀的小穴內

,這一下,可讓美秀滿足的贊嘆。

「喔………好……好棒……喔……喔……怎麼…怎麼那麼長啦……啊……啊…

原來美秀一直沒機會看清楚小張的長短,也是小張天賦異秉,一條雞巴比起常

人又長瞭不少,粗度雖是一般,但也讓美秀那喔的一聲找不到盡頭,本來美秀已準

備發出嘆息聲,卻感到小張的雞巴不斷入內,像是沒有盡頭似的,向下一模,還發

現有著一小截還沒進去,這可讓美秀又驚又喜,不知自己能否吃下這麼長的雞巴。

小張可不管美秀心情如何,再一挺身,整隻雞巴終於完全沒入穴內,這又讓美

秀浪得發顫,第一次體會到被頂至穴心感覺,彷彿不在人間似的,小張抓著美秀的

腰際,開始賣力的抽送起來。美秀雖然往日趁著妙芬還小,也有過幾段露水姻緣,

但可從沒遇過這麼長的雞巴,小張這一下一下都頂上瞭花心,又讓美秀呻吟得一聲

比一聲更浪。

「啊……好美……好美……哥哥的雞巴……好長……好棒……頂到……頂到妹

妹……的花心瞭……好舒服………快不行瞭……啊……好哥哥……插死妹妹瞭……

喔……喔……」

「哥哥棒不棒啊?要不要停下來?」

「不……不要……不要停……哥哥好會插……妹妹愛死……哥哥的大雞巴瞭…

…好爽……好爽……」

美秀早已忘瞭身在何方,原先壓抑著的情緒一下爆發,完全享受在小張所帶領

的性愛之中,美秀雙腿被小張撐得大開,下半身又被小張抓得牢牢的,在小張大開

大闔的進出之下,一股股的騷水已沿著美秀的屁股邊緣下,該是美秀久旱逢甘霖,

又是碰上瞭小張這長雞巴,這一輪猛攻下來,美秀又到瞭高潮邊緣。

正當美秀仍在「大雞巴哥哥」、「插死妹妹」的呻吟不止時,躺在沙發上的美

秀,忽然感覺的上方有人在看他,猛一睜眼,看見的是自沙發上方探出頭的莉芳,

雙手盤在沙發頂,正帶著一抹笑意看著她。

「美秀姊,我們…我們小張……棒不棒啊?看妳爽……爽成這個樣……好騷喔

!」

美秀嚇瞭一跳,看清楚是莉芳之後,反倒安下心來,又搖起屁股迎合著小張的

抽送,一邊還跟莉秀說起話來。

「啊……說我騷……你個好莉芳……別以為我不知道……啊……輕點嘛……你

跟阿牛……啊……啊……你跟阿牛也好過一回瞭吧……」

「報告大姊,阿牛我還在努力呢。」就在莉芳後頭,傳來瞭阿牛精神的答話。

其實美秀也不是笨人,料得小張再怎麼色膽包天,也不敢在旁人傢裡就這麼公

然的搞起來。況且剛剛飲酒做樂時,莉芳與阿牛的眉來眼去早看在眼底,算是瞎子

吃湯圓—心裡有數瞭。現在反正自個也早被小張給騎上瞭,嘴裡當然不放過莉芳瞭

原來莉芳本來是想開個小歌唱中心,多認識認識朋友,幾次來往下來,社區的

朋友裡,就是小張最常光臨,料不到在一次單獨相處時,二個人也是藉著酒意相好

上瞭。

莉芳結婚許久,第一次紅杏出墻就碰上瞭小張這長把子,這下可天雷勾動地火

,一發不可收捨。不多久又在小張的引薦下認識瞭阿牛,二人各有長處,莉芳一嘗

就停不下手,多次與二人相好過,本來今日就跟著小張他們約好,準備再來場友誼

賽,碰巧遇見瞭美秀這騷婦人,莉芳跟美秀本就要好,在酒席上看得二人各有好感

,自然也就玉成其事,自個與阿牛到一旁樂去瞭。

隻是適才剛吃完阿牛的雞巴,正準備開戰呢,就聽得美秀一陣陣「好哥哥」的

浪叫,心裡頭一熱,卻也忍不住來看看美秀瞭。

莉芳嘴裡調侃著美秀,自個兒可也沒好到哪去,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知去向,整

個人早已脫得一絲不掛,莉芳站立著趴在沙發頂上,一雙俏乳正搖來晃去的,後頭

捧著莉芳那翹屁股猛幹的,正是剛剛發話的阿牛。

美秀自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回頭開始調笑莉芳。

「啊……你這小芳……背著老公偷人…小心……小心我去打小報告……讓你沒

得爽……」

「打小報告…你敢……小張……盡管插……秀姊人面廣……再大的雞巴都挨過

……別跟她客氣……」

小張自然是得幫著莉芳,答應瞭一聲,便把雞巴抽出,在美秀還在愰神之際,

將美秀翻瞭個俯趴在沙發上的姿勢,正好與莉芳二相對望,用力一挺,一條長雞巴

再次重回美秀的肉穴。

對面的莉芳尺寸雖然稍小,但也飽滿挺實,那完美圓弧線條,也是人間尤物。

就看得二邊各自埋頭苦幹,美秀歡愉之餘,還不忘偷看瞭看阿牛的表現,阿牛

身形本就壯碩,那雞巴也算是貌如其人,長度雖是一般,但卻粗粗壯壯的,加上站

著好使力,一進一出之間可把莉芳的陰唇帶得翻出翻入的,自然也是插的莉芳發浪

亂叫。

這邊美秀也是沒啥好過,小張那長雞巴可真讓美秀插得受用不盡,一時間滿堂

春色,莉芳一時興起,捧起瞭美秀的臉蛋就吻瞭起來,美秀自然也正在浪頭上,二

條香舌就這麼你來我往的深吻起來。

平時二人雖說是姐姊淘,也都當媽媽的人,怎也沒想到今天竟會同處一室,看

著彼此被不是老公的男人給幹著,那種滋味可也好難形容,而相互的親吻滋味,更

是讓二人推向瘋狂邊緣。

就在一陣你來我往的情熱之後,還是小張體恤,又把美秀換回正常的傳教士姿

勢,這種深入的性交方式,剛剛正插的美秀高潮連連,而阿牛也抽出瞭雞巴,把被

插得意亂情迷的莉芳也帶到沙發上,跟美秀一同並列在椅子上,阿牛此時也到瞭最

後關頭,索性速度全開,猶如打洞機般的捅著莉芳。

「啊…阿牛哥哥……好粗雞巴……插得老婆……好美啊……再插……要飛瞭…

…飛上天瞭啦………好老公……要上天瞭……妹妹要上天瞭啦…台中外約……」

「要不要老公天天插你啊?還是要小張哥哥插啊?」

「啊…插我…插我……插死我……老婆最愛老公的……大雞巴瞭……老婆要…

…老公……天天插……天天插……插壞也沒關系……幹死我……要去瞭……要去瞭

……啊……啊………」

莉芳高潮已至,全身就是一陣哆嗦,浪水更是一陣一陣一淌出來,阿牛感到被

莉芳的小穴緊迫的淫水沖出,精關也是一松,連忙拔出雞巴,隻看得一股濃液自馬

眼噴出,那白色精液噴得莉秀自下巴到小腹都有著點點陽精。

阿牛射個過癮之後,往沙發上一站,把呈現半軟的雞巴就塞向瞭莉芳的嘴邊,

莉芳也賣乖的把雞巴給舔個幹幹凈凈,還不忘嬌媚的看著阿牛,那媚態也看得阿牛

心頭樂滋滋的。

這時的美秀也在美妙的高潮之中,在剛剛莉芳一連串的浪聲裡,小張與美秀二

人自然也是不落人後賣力幹著,此時美秀也是陷入瞭高潮的浪裡,連串的「親老公

」更是叫得小張幾欲繳械,現時又看著莉芳淫蕩的舔著阿牛,小張一時把持不住,

拼著最後武勇,再次狂插幾下,也抽出瞭雞巴,向前移動,把濃鬱的精液偏撒在美

秀胸前的豪乳上,那白白的精液隨著美秀的奶子流下,顯得淫亂又帶著典雅。

小張與阿牛射出之後,累得坐在一旁休息,隻留下二女尚在沙發上說起悄悄話

「天……沒想到這麼爽,好莉芳,你平常可快活囉。」

「還說呢……這二個人平時插我可插得高興瞭,今天又幹上瞭你,他們可高興

呢,嘻嘻,下次讓妳嘗嘗二個男人一起上,到時候……你就知道瞭。」莉芳帶著神

秘的說著。

「那就免瞭,我們良傢婦女的,一個小張就夠用的瞭,二個人的話,還是讓妳

去享受吧。」說著,美秀也忍不往笑瞭起來。

莉芳也笑著調侃瞭美秀幾句,再帶著美秀起身到浴室清洗幹凈,當然還是叮囑

瞭小張跟阿牛二人不淮偷看,當然,在自己傢洗澡,門是不鎖的,如果真的有人想

摸進來,那二個弱女子自然也隻好張腿以待瞭。

夏日的午後,又是一片春光。

好市民達人勛章申請中

請大傢幫忙按下面鍵連

之後幫忙按愛心

謝謝大傢


合作推薦 娛樂城:
1.諾亞娛樂城

諾亞娛樂城,多年老品牌重現,重視玩家優惠與遊戲體驗,多款線上遊戲,真人百家樂、運彩彩票、電子遊戲、棋牌遊戲、電競投注

2. 娛樂城 全攻略
3. 諾亞娛樂城 遊戲介紹
4. 娛樂城 新聞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