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外約-女友的輪姦遊戲 ( 全2章 )

女友的輪姦遊戲 ( 全2章 )

(一)

今天晚上熱得可以,沒有一點風,我與女友都汗流背。苑芹很怕熱天氣,她總覺得身體要通夾才舒服,所以她通常都穿些一件落的背心闊身長裙。

「衫闊些,太熱時不穿胸圍也不易被人察覺啊!」苑芹解釋道。

我也沒有反對,而每當她真的不穿胸圍跟我上街時,往往很能引起我暴露女友的念頭。

苑芹擁有34C的大胸脯,加上樣子純純的,走在街上都常被人盯著看,我不在時更經常被人有意無意的非禮,尤其是人多的地方。少芳也像是習慣瞭這些情況,隻要不是太過份,她都不會出聲投訴。所以我常常覺得女友心底下有一股被辱的慾望,隻是不敢說出來。

記得一次送苑芹回大學,她那天又沒有穿內衣,隻是穿瞭一件闊身的襯衣,鈕也沒有多扣兩粒,隻是剛好不致露出便算。

我與苑芹站在路邊等過馬路,我看見剛剛轉行人綠燈的時候,一列排開的車子在等著的都是男司機,於是便起瞭一個念頭。苑芹準備過馬路時我拉停瞭她,說我的鞋帶松瞭,我蹲下來裝作綁鞋帶,其實是要等綠燈開始閃。苑芹不為意的四處張望,我見燈開始閃瞭,便起身拖著她跑過馬路。

苑芹一跑起上來,她的大奶就拋上拋落的,我見所有車子上的司機都視奸著少芳的身體,心下很有快感。還未止,對頭迎面而來的一班中學男生更看得停下瞭腳步來。

苑芹見有一堆人突然站在路中心盯著她,才發覺自己的大胸脯又被眾人註視著,便順手拉一拉襯衣。但苑芹不拉還可以,一拉之下胸前的一粒鈕又松脫瞭,令她的乳溝更加顯露瞭出來。這下她倒有點慌亂瞭,手上的幾本書都脫瞭手。

那時候車子的交通燈又轉瞭綠色,後邊的車子開始按起號上來,苑芹一急,又忘記瞭自己的模樣,蹲下拾起那些書本。苑芹的位置正在那班中學男生前,她一蹲下,基本上整對乳房便暴露在他們的面前。

我看見他們一個個貪婪的眼神與他們所站的位置,突然聯想起那些AV的場景︰一班男生圍著苑芹站著,她蹲下替其中一個含,雙手被另外兩個男生捉往自己的雞巴上下套弄,其他的向著她的身體打手槍,不消一刻,苑芹的嘴中、面上、胸脯全是各人熱熱的精液。

想到這裡我也有點不知所措,反而是苑芹起身拉著我過馬路,她還問我幹嗎站著發呆,我在她耳邊說瞭剛才的幻想,苑芹連忙紅著臉的打瞭我一下,說我思想壞得很。

行瞭幾步,苑芹卻反過來在我耳邊輕聲問我︰「我被人輪姦真的會叫你那麼興奮嗎?我真不明白,你不會喝醋的嗎?」

我不置可否,隻對苑芹笑瞭一笑,她便沒有再問下去。我心下隻在想,看著你被人輪姦正是令我最興奮不過的事情。

由於今天晚上要往阿久那兒開派對,所以苑芹穿瞭一件非常貼身的黑色吊帶低胸背心,加一條剛好遮掩到臀部的超短紗裙。那件背心是明顯比較窄身的,令苑芹熱得汗水直流,但我卻很喜歡,因為它將苑芹的大乳房緊緊的包著,比穿闊裙更加誘惑。

派對過後我們在等公車回傢,阿久住得比較偏遠,時候又不早,所以等瞭很久也沒有車來,就連計程車也沒有一部。苑芹喝得醉醉的,天氣又熱,她的精神開始變得模模煳煳。我叫苑芹不如坐在地上等罷,她又搖著頭說地不幹凈,會坐骯臟屁股。那我便先坐到地上,再叫她坐到我的大腿上。苑芹見我那麼體貼,對我笑瞭一笑便坐瞭上來。當然,我這樣子並非全出自體貼之心。

苑芹坐瞭上來之後,她的胸脯便正正在我面前。她是熱得有點兒過份,我看見她外露的上半邊乳房都滲著香汗,汗珠在她白晰的巨乳上往乳溝流下,令我不能再忍受。我伸出舌頭,舔瞭一下她的左邊乳房,汗味咸咸的,卻很有野性的感覺。

苑芹被我突如其來的一下嚇瞭一跳,隨即向四周望瞭望,我顧不瞭那麼多,咬著她的一邊吊帶向下扯落,一邊舔著她的巨乳,另一隻手又搓弄著她的另一邊乳房。苑芹今晚穿的是沒有帶的胸圍,我一手解開瞭在前面的扣子,將它丟在地上。

苑芹輕輕打瞭我一下,望著我們右邊的不遠處︰「不要這樣子嘛,那邊有人會看見的……嗯……不要啊……停手啊……」

盡菅苑芹口中這麼說,她卻沒有阻止我。我往她望著的那個方向望去,果然有些人影在晃動,這令我更加興奮,越舔越大力,舌頭集中向苑芹的乳頭吸吮,她的汗水與我的口水混得一對巨乳滑滑熘熘。我的手也沒有停過,托著她的大奶又搓又捏,苑芹的唿吸逐漸緊速起上來︰「嗯……啊……快停下來啊,有人望過來啊……不要,啊……」

苑芹開始不自禁的呻吟起來,我再往那些人影望過去,果然見有一個人影在廿數尺的樹後站著,我看得不大清楚,因為他那邊比我們這邊黑暗點。我隻見到他的身影,也看到他的手彷彿在上下的鬱動,他一定是在打槍瞭。

這觀眾令我加倍的興奮,手更大動作向苑芹的身體亂摸,我一邊吮著苑芹的乳頭,一邊索性將她的吊帶背心全拉下,苑芹這時已變得赤裸上身瞭,我側瞭側身,推起瞭苑芹,將她反轉過來再坐下,那她的背部便貼著我的胸膛,而她的乳房便完全向外瞭。

我沒有停下手來,口咬著苑芹的肩頭,雙手繼續搓她的雙乳,苑芹整個人都像軟瞭的依著我,她的手按著我的手,口中不斷地低吟著。

我再望望那個人,他好像站得越來越近的,我已看得清楚他的面部,他的口微微張開,手握著自己的雞巴快速地上下動著,我怕苑芹見到他站得那麼近,便按著她的頭往另外一邊看。苑芹不以為然,亦越來越大膽瞭,呻吟聲開始變大︰「大力點握我啊……啊……好舒服……咬我肩頭啊……嗯大力點……啊……我好像在給你強姦似的……啊啊……好High啊……繼續啊……嗯……你……你不要停啊……」

突然間,我聽見遠處有些隆隆聲,向遠處望去,看見有點光,我想是有公車來瞭。我見那人亦有回頭望去,他突然兩腳一軟跪在地上,他一定是射瞭精。

苑芹這時也聽見瞭車聲,神智突然回復瞭點,將吊帶拉回肩頭上。我心想,怎麼這架死車早不來遲不來,但走瞭這班又不知要等多久,惟有起身準備上車。

少芳站起身後頭突然暈一暈,側身又倒在我的懷裡,我扶著她在車站旁,車停下時,我推瞭一推她上車,司機看見少芳衣衫不整的跌跌撞撞,向我望瞭一望,我沒有理會,別過頭來,突然才發覺少芳的胸圍還在路邊,但她已上瞭上層,也沒理由我下車去撿,於是便算瞭。

深夜的公車沒啥人乘搭,上層隻有前面坐著一個中年男人,但也已睡著瞭。少芳坐瞭往車後數上來的第三排,一坐下便推開瞭車窗伏在窗邊透氣,因為這晚全沒有風,車上又熱得要死,我們都彷彿在一個爐裡面。

車子不知為什麼在站等瞭很久還未開車,我已與少芳繼續剛才的玩意。我要她台中外約裝作不認識我,在公車上睡著,之後我便如AV中的癡漢般向她蹂躪。

少芳平時不大願意與我這樣鬧著玩,叫我不要那麼變態的思想,但今晚她有點兒酒意,剛才又給我搞得興起,也很順著我的意願,倒頭便依著窗邊扮睡覺。我亦行開瞭數行,裝作剛剛上車般,我向她說,玩遊戲要認真才好玩,叫她睡著不得突然醒來,她有點緊張的點瞭點頭。

我正準備行往她的身邊,突然聽到下面傳來一陣喧嘩聲,一班惡形惡相的小混混一行六人跑瞭上車,我聽見他們其中的一句談話︰「幹他媽的,起碼有33C以上呀!」

「所以說你未見過世面,我肯定這奶罩是35B的,你聞聞,還有一股香汗味呢!」

「我要聞,我要聞……啊!真的啊,就像剛脫下的啊!」

我心想,這必定是少芳的胸圍,聽見他們拿著少芳的貼身內衣又聞又索,我的心不禁激烈震盪。他們正向著上層一步一步的行上來,我突然起瞭一個辱少芳的惡念頭……

(二)

我輕聲的走向公車的前方,坐在最前排的位置,利用倒後鏡窺視他們,等待他們向苑芹下手,她還是不知情的坐著。那班小混混其中一個長頭髮的先上到來,前後望望,當他看見幾乎半裸的苑芹時,可能他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隨即向下示意其他人先不要吵得那麼大聲。

其他的五個混混不知發生瞭什麼事,紛紛快步上來。

當他們見到苑芹的時候,各人都站住瞭。帶頭的那個向公車周圍望瞭望,見隻有我與那中年男人,而我也扮睡瞭,他立即向各人打個眼色,六人分別向苑芹圍瞭上去。

他們兩人站在苑芹後排,一個是金髮的,另一個則穿得整個頭都是環;長頭發的那個應該是他們當中的大哥,他站到苑芹的身旁;另外三個看來年紀較小,跪在她的前排椅上。這樣子也好,我可以清楚看到他們每人的動作。

那大哥接過金髮遞給他苑芹的胸圍,便往她臉上掃去。苑芹一定以為是我的所為,她倒是很聽我話,真的沒有張開眼望。苑芹還在努力地扮睡覺,頭側瞭一側,肩頭往旁邊輕輕一跌,一邊吊帶便跌瞭下來。這時,那大哥已坐到苑芹的身旁,伸手準備往她的巨乳抓去。突然間車身晃瞭一晃,他們都往前望瞭望,原來司機終於都開車瞭。

長髮大哥回過頭,將苑芹的胸圍丟在她旁邊,伸手向她的胸脯抓去。苑芹感受到身體被人觸摸的感覺,雖然她不知摸她的人不是我,但也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我見苑芹雙眼緊閉,一邊享受著自己的乳房被人搓弄,一邊慢慢扭動身體。其他的人雖然一聲不向的站著,但從他們的眼神也可以看出他們一發不可收拾的慾念。

苑芹看來十分陶醉那愛撫,身體不住的在椅上挪動,小嘴半開半合,迷迷煳煳的口中發出一些呻吟聲,神態真是淫蕩得可以。

那大哥把苑芹另一邊吊帶也拉瞭下來,她的雙乳就在這時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他們的面前瞭。大哥看來也快忍不瞭,雙手動作開始變得急速,苑芹的身體亦隨著他的節奏不停扭動,口裡發出的呻吟聲在我那位置也已能清楚的聽到。大哥見苑芹的嘴又開又合,便伸瞭一隻手指進她的嘴內,苑芹仍然緊閉著雙眼,吸吮著他的手指,大哥把手指一進一出的插入她的小嘴內,之後拉出濕滑的手指,在她嘴邊打轉,苑芹也伸出軟軟的舌頭,追著他的手指來舔。

我望望其他人的反應,那金髮的看得眼快要爆出火來,滿頭是環的那個早已解開瞭褲鏈,手抓著自己的雞巴在套弄著,隻有另外三個不敢太動聲色,伏在椅邊觀看。

突然間那金髮的在衣袋裡拿瞭些東西出來,我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他遞瞭給大哥,大哥向他點瞭點頭,接過那東西放瞭進苑芹的口中,之後他突然站起身拉起少芳的雙腿,苑芹便整個人倒在椅上瞭。我看不到她的身體,因為她現時全被椅子遮檔瞭,我隻聽見她含煳的驚叫瞭一聲,她一定是打開瞭眼,發現一路淫辱她的原來不是我,是一班陌生人。我見他們現在已沒有註意我那面,便悄悄地爬前瞭數行,繼續窺看女友如何被人凌辱。

「小姐,你不用怕,你是給我們幹定的瞭,就算你怎麼叫,也沒有人會救你的。你那麼一個美媚,想來救你的恐怕也會加入我們一個行列呢!」

苑芹還在不停的掙紮,她的雙手一邊被一前面的少年捉住,一邊則被金髮捉住,她的口我現在才看到原來被一團佈塞住瞭。

那大哥坐在她的兩腿上,把苑芹的吊帶背心扯至腰間。那大哥原來手裡有一把小刀,我開始有點擔心,我隻是想看苑芹被人輪暴的情景,卻不想她有什麼危險。大哥把刀子抵著苑芹的臉︰「你也不想你那可愛的臉蛋有什麼古怪的橫紋直紋罷?那就乖乖的我問你一句你答我一句。」

苑芹今次倒真的害怕起上來,她一向以自己的身材樣貌自豪。她聽見這句說話之後,慢慢點瞭點頭。

大哥拿開瞭她口中的那團佈︰「這是你的奶罩嗎?」

苑芹紅著臉的點瞭點頭。

「我叫你出聲答我,你再一次逆我意就先劃一條直紋!」

「是,是,是我的。」

「你的胸有多大呀?老老實實的答我,可不要胡亂報大啊!哈哈哈!」

其他人聽到之後亦哈哈大笑起上來,惟苑芹的臉更加紅瞭。

「我……我有35B……」

「哈哈!我不是早說過這奶罩是35B的嗎!你大哥我對這種東西是錯不瞭的。」大哥說完之後,又一手抓往苑芹的大奶上。少芳不敢躲避,隻好別過頭,我想她是在找我。

大哥見苑芹的頭轉開,又抓住瞭她的臉,迫苑芹望向自己︰「怎麼瞭?想走麼?也可以的,我總會放你,但什麼時候放,就要看你的表現如何瞭。現在,請你將你的腿架起在椅背上,我想看看你穿什麼小褲子呢!」

苑芹見反抗不瞭,又不見瞭我的影蹤,惟有聽著大哥的說話去做。但這始終是第一次這麼給別人凌辱,怎麼也會覺得難為情的。

就在苑芹有點遲疑之際,那大哥又出言恐嚇她︰「你不快一點,我就用刀割開你的裙子。」

大哥望瞭望苑芹的私處,陰陰嘴的笑瞭兩聲,一邊開始解除自己的褲帶。他問苑芹︰「我真的看不清楚你穿的是什麼小褲子啊,你說出來給大夥兒聽聽可以嗎?說出來聽聽為什麼會看不到的。」大哥說罷已把褲子褪瞭下來,內褲隆起瞭高高的一團。

苑芹這時的臉更加紅瞭,她低下頭不敢正視他們︰「我……我穿的……是、是……T字小褲……很幼……所以看不到。」苑芹說到後面時已很細聲,幾乎聽不到。

苑芹急得想哭出來,但她見金髮的刀子就在自己的臉上遊來遊去,隻好大著膽子的跟著說出來︰「我……我穿的是……淫蕩無恥的T字小褲……因為我是……我是淫娃……我在……我等人來插……」苑芹再也說不下去。

「插哪兒?」大哥越貼越近苑芹。

「插……插我的小淫穴……」苑芹說完別過頭去,因為大哥藏在內褲的雞巴已幾乎貼在她的臉龐。

金髮的手按著苑芹的頭,硬生生轉回少芳的頭,她的小嘴正貼住瞭大哥隔著內褲的雞巴。

「用口幫我脫瞭內褲,接著將開你的口,伸你的舌頭出來。」

苑芹這時的神情開始變得有點迷煳,她望瞭望大哥,眼淚哭瞭出來,搖瞭搖頭︰「可不可以放過我?我什麼都給你們看過瞭……也摸過瞭……」

「是嗎?我倒記不起何時摸過你的小穴啊!有嗎?」

苑芹搖瞭搖頭。

「那你想要一隻手指先,還是兩隻?三隻也可以啊,我看你這小淫娃是要定三隻的瞭,哈哈哈!」

苑芹急起來,連忙應道「不,不,一隻好瞭。」

大哥二話不說,就伸手向後,沿著苑芹的大腿內側,一路摸去她的私處,大哥扯開瞭她的T字小褲,手指順勢便插進瞭她的小陰穴內。苑芹「啊」的一聲叫瞭出來。

「啊!我早說你是淫娃就是淫娃瞭,你們看!」大哥伸出手指給眾人看,他的手指頭全濕瞭,全是苑芹淫穴中的愛液。

苑芹平時也很容易濕的,在那麼刺激的凌辱場面中,也難怪她的淫水流得這麼多。

大哥把充滿苑芹的淫水的手指放瞭進口中吮瞭一下,再向她的臉揩去,接著又將手指塞瞭進她的口中。

「小淫娃,你一定也嘗過自己的淫水瞭罷?看你那副淫相,一天自慰起碼有四、五次啦!」大哥說著邊將濕滑的手指插入苑芹的頭髮裡。

「我沒有啊,你放過我罷,你連我……也摸過啦,你說會放我的。」

「我什麼時候說放你!我是說幹定你啊!你聽錯瞭罷。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再不乖乖聽話,下一刀就往面砍!」大哥說罷拿過金髮的小刀在苑芹的手臂上劃瞭一道小痕。

這下可將苑芹嚇得真的怕瞭,她連忙跟大哥說︰「不要啊!我聽話就是瞭,我聽話。」

大哥稍稍向後欠一欠身,等苑芹的頭可活動點。苑芹也不敢再有什麼遲疑,便向大哥的內褲咬起,用口幫他褪下瞭內褲。大哥的大雞巴即時彈瞭出來,他的身體上下挪動,雞巴便在苑芹的臉上揩來揩去。接著他把雞巴揩往她的嘴邊,苑芹張開瞭嘴,他就一口氣插瞭進去,幹起瞭苑芹的小嘴來。

其他人也開始有點行動瞭,金髮的放開瞭苑芹的手,一手往她的巨乳抓過去,又搓又抓,還用力的捏著她的乳頭,她痛得哼哼聲的悶,但她口中被大哥的雞巴一出一入的插著,出不瞭聲。

滿頭是環的那個跪瞭在苑芹的兩腿中間,往她的小淫穴不停的舔,她的雙腳不自禁的蹺在他的身後,倒像是很享受似的。其餘的三人也向苑芹的身體亂摸,有兩個已經在打著槍瞭。

他們六人同時向苑芹下手,她這時口中發出的悶哼聲,已有點像淫叫瞭。苑芹的雙腳越夾越緊,身體也開始慢慢在椅上挪動起來。

大哥按停瞭苑芹的頭,揪出瞭雞巴,向身後的手下拍瞭拍,他就不再舔,讓瞭位置出來。

「怎麼瞭小淫娃,我的兄弟弄得你舒服嗎?」

「舒……舒服。」我看見苑芹的臉龐已真的起瞭一點變化,眼神開始不再驚恐,反而有點陶醉似的,我想她的潛藏慾念可能已被引發瞭出來。

大哥拉起瞭苑芹,她跪在椅子上,屁股微微蹺起,兩手伸出按著椅背,就像真的在等人插她似的。大哥見苑芹可始有點配合起來,更得勢不饒人的問苑芹︰「很想要人幹,是台北外約不是?」

「是……是啊……」

「插你什麼地方啊?」

「插我的小淫穴,快……嗯……我要大雞巴插我……」

「還有呢?你不隻一個洞可以插罷?」

「都要,都要啊,插我的嘴……插我啊……吮我的乳頭,抓我,用力點抓我……啊……嗯……」

大哥抬起苑芹的屁股,一下便插進她的小淫穴內,她大叫瞭一聲,雙手緊緊的捉著椅背。大哥猛力的狠狠地抽插著苑芹,金髮的也把陽具塞瞭進她的口裡,他雙手撥開她的頭髮,欣賞著她的淫相。滿頭是環的那個捉起瞭苑芹的右手,抓著自己的雞巴在套弄,另外一個亦跳瞭上前一排,抓起她的左手往自己的雞巴上去,二人分別搓著苑芹那晃來晃去的乳房,其餘二人一邊打槍一邊等著。

苑芹現在已完完全全的被慾念支配瞭,她的身體隨著各人的動作,口中發出高高低低的淫叫聲。金髮是第一個忍不住的,他雙手用力的按住苑芹的頭,身子顫瞭幾下之後便把陽具抽出來,苑芹微微回過頭來,口中含著的精液慢慢地在嘴角流出來,她望瞭望手中的兩條大雞巴,又開始含起一條上來。苑芹把雞巴含在口中,手找著雞巴的後端用力的前後套弄,這樣兩邊輪著含。

突然苑芹吐瞭口中的那雞巴出來,大聲的在喘氣,一邊叫起上來︰「大力點……大力點……我來瞭,我來瞭……插緊我的穴,插我……射我,射我……啊啊……嗯……好HIGH……射我,射我的面,射我的乳頭,大力點……啊……」

苑芹的激烈反應,令眾人都再也不能忍著,大哥反轉瞭苑芹的身體繼續猛力抽插,旁邊的兩個都扯開瞭她的手,用回自己的手套著雞巴,一個俯前向她的臉龐射去,一個就射在她的巨乳上。苑芹的淫叫越來越大聲,其餘在打槍的二人也分別往苑芹的身體上射精。

這時大哥也猛力撞瞭苑芹數下,哼瞭一聲,將雞巴拔瞭出來,射向她的乳上、面上;他將雞巴靠向苑芹的小雲林外約嘴,她伸出舌頭,把他的雞巴上的精液也一並舔瞭。


合作推薦 娛樂城:
1.諾亞娛樂城

諾亞娛樂城,多年老品牌重現,重視玩家優惠與遊戲體驗,多款線上遊戲,真人百家樂、運彩彩票、電子遊戲、棋牌遊戲、電競投注

2. 娛樂城 全攻略
3. 諾亞娛樂城 遊戲介紹
4. 娛樂城 新聞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