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外約-D縣風雲(01~06)

D縣風雲(01~06)

「沒有問題Jose,這批貨明早我就發出去,BuenasNoches!」

BuenasNoches是西語晚安的意思。Kevin雖然西語說的一

般般,但是一般的常用語句還是知道的。他習慣性地在跟客戶交流時說上兩句,

顯得親切些。

Kevin是L凱的英文名,剛來D縣讀研究生時他的室友Jose給起的。

在老外叫起來比直接念拼音的凱順口的多。

時間大約晚七點多瞭,靠近赤道的原因,外面的天空還是傍晚的樣子,太陽

已經開始發出醉酒般的紅光,慢慢向西邊倒下去。這晚霞透過倉庫的大門,射進

裡面的經理辦公室,在掛著窗式空調的後墻上抹上一團紅潤。猶如Kevin膝

前姑娘的臉頰。

Kevin一隻手把手機扔在辦公桌上,一隻手不停的撫摸著Ana的頭。

Ana是一個長著亞洲面孔的拉丁姑娘。長長的黑髮搭在她的白色襯衣上,襯衣

的前扣已經解開兩枚,一對包裹在紅色蕾絲胸衣裡的奶子,透過這縫隙露瞭出來,

展現出一條迷人的海溝。同樣迷人的的眼睛,含笑地望著Kevin,兩點被嗆

出的淚水含在眼窩裡。紅潤的雙頰隨著頭部的前後運動時不時地鼓起,伴著這個

節奏的還有汩汩的液體滑動的聲音和一陣又一陣淫靡的低鳴。

Kevin也一陣又一陣地喘著粗氣,他身體稍稍往前傾斜,把放在Ana

秀髮上的手埋進那深邃的海溝裡,慢慢地摸索到一顆小肉球。小肉球慢慢變硬,

硬的好像他胯下的那根肉蟲。肉蟲在朱紅的肉唇中不停進出,撞擊著拉丁姑娘的

喉嚨,又帶出混合著口水和愛液的汁水。汁水順著Ana精緻的下巴流下來,流

到透著香汗的脖頸上,流進那深深的海溝裡。在沿途散發出偷魂攝魄的氣味,漸

漸地彌漫到整個辦公室。

窗式空調嗡嗡地轉著,似乎也隨著這氣氛越來越快瞭。然而屋內的兩個人卻

覺得越來越燥熱。

姑娘的一個手撐住那進出的肉蟲,另一隻手自發地按到瞭隔著絲襪的蕾絲內

褲上,內褲上潮濕的痕跡慢慢擴大,透過瞭薄薄地絲襪,流到瞭纖纖玉指上。這

手指仿佛得到瞭鼓勵,便更加急迫的擠壓,揉搓著。

終於太陽墜到瞭更低的位置,讓他的光芒能夠直接射進這倉庫中的小屋,那

一道紅潤的光直直地照在男人的臉上。

男人似乎察覺到瞭日頭的餘暉,微微睜開享受的眼縫,便被這紅光刺到,身

體不禁一陣顫動,一股積攢已久的洪流順著一次猛烈的撞擊,從深深闖進女人喉

嚨的肉棒頂端噴薄而出。直接就鉆進女人的胃裡。

女人被這期待已久的沖擊嗆得不行,眼窩中擠出更多的淚水,隨後掙紮著從

撐的慢慢的喉嚨中擠出幾聲咳嗽。而自己的喉嚨卻感覺一股熱熱的能量,竄進瞭

自己的食道,自己的胃,自己的心自己的全身。又幻化成一股更大的能量,從自

己的兩腿中間的蜜穴裡竄瞭出來,噴灑在擋在洞口的蕾絲上。

短暫的幾分鐘,仿佛世界靜止瞭一下,慢慢的,Ana的小嘴又開始移動,

吸允,舔舐那根已經軟瞭不少的肉蟲。

Kevin從Ana的口中抽出肉棒。塞進牛仔褲中。拉開旁邊的抽屜,拿

出中午剩下的半根雪茄,吞雲吐霧瞭起來。

煙霧中,這個小巧精緻的女孩有條不紊地收拾自己的妝容,整理自己的服裝。

又不經意用秋水般的眼神與煙雲後面的Kevin默默交流,含著愛意。

縱情地快感隨著太陽的消失也慢慢消失瞭,當深藍地夜色降臨到這片火熱的

土地,Kevin的頭腦也似這清澈的夜空般清醒。

整理好明天要處理的貨單。Kevin摁下按鈕,關上倉庫門。開車離開瞭

這個位於T縣和D縣中間的倉庫,駛上通往D縣的高速路。

不同於天朝的行政等級,燈塔國這裡,縣,也有譯成郡,是州政府一下最高

級別的行政區域。D縣是F州最繁華的地區,人稱拉丁美洲的首都。

Kevin的老闆是早先闖南美的老華僑,幾個大的倉庫都設在D縣周圍。

大批的物美價廉的商品從天朝走大船來到這裡,再分小船運到各個南美國傢。

不過十多分鐘,高速路兩邊的灌木被高大的路燈替代,路邊後面依稀開始出

現海洋的深邃。海洋的遠處,一條堂皇富麗的大船慢慢駛向更深的夜色中。

大船的二層,酒足飯飽的客人們熙熙攘攘,荷官們嫺熟地發著撲克,老虎機

叮叮的響聲此起彼伏。

娜娜握著一瓶Corona斜倚在一張牌桌前,她小口抿著這浸著青檸的清

爽滋味,一邊時不時地下兩枚籌碼博一下運氣,一邊用迷人的眼睛打量著賭桌上

來來往往的男人女人。

不多時,一個身材不高卻很是結實的老頭發現瞭這個透著異域風情的亞洲女

孩。踩著黑色高跟鞋的腿,一條搭在另一條上,迷人的臀部曲線被一條亮黑色的

包身裙子裹住。結實豐滿的胸部在暖黃色的燈光下更加誘人,一條珍珠項鍊在燈

光的照射下閃著光彩,讓這美景錦上添花。女孩臉上擦著淡粉,長長的睫毛下面

一雙勾人的眼睛時不時地打量四周。

老頭是這個風月場上的老手瞭,從娜娜的眼神舉止中,他就知道瞭娜娜的意

圖。老頭拽瞭拽身邊的一個正在下註的婦人,示意她看看娜娜。這個婦人是老頭

的夫人。夫人的臉上雖圖瞭均勻的脂粉也難以掩蓋那些細細的年齡的紋路。一身

禮服包裹著她雖有變型卻豐韻猶存的身體,唇色,禮服,高跟鞋以及首飾都是顏

色般配的紅色。她順著丈夫的眼神看過去,也對娜娜很有眼緣。於是打完手中這

一輪,夫婦二人便拿上籌碼,坐到瞭娜娜所在的牌桌上。

娜娜也註意到瞭這一對夫婦,幾輪牌過後,她和夫婦二人已經從眼神交流中

讀出瞭彼此的想法。又一輪牌閉,夫人起身下瞭牌桌,將剩下的兩枚籌碼壓在娜

娜的賭註裡。順便把一張門卡塞進她的小手包,然後徑直走向電梯去瞭。又兩輪

牌過,老頭和娜娜默契的一前一後下瞭牌桌。先後走進瞭電梯。

老頭的套房在一層,電梯門一開一合,不過十秒不到的時間。短短的十秒鐘

內,娜娜感覺丁字褲裡被塞進瞭一個硬幣一樣的東西。默默用手拿出來,藏在手

中一看,果然是一枚500美金的籌碼。

  娜娜輕輕地瞟著身邊的老頭,遞過去一個開心的神色,老頭則輕聲地湊到她

耳邊,小聲地低語道,「Otrama?anar!(明早另一個)」

說完,老頭徑直往前走瞭,娜娜慢慢地跟在後面,兩人一起進到走廊盡頭的

套房裡。

這是一套船尾的房間。進門後是一個屏風,屏風後面是主臥和衛生間的入口。

左側是寬闊的會客區,沙發,電視,整齊而又隨意的擺在裡面。一邊的落地玻璃

窗半開著。隨著海風輕輕擺動的是薄紗一樣的窗簾,朦朧地掩飾著陽臺上溫柔的

鵝黃色燈光,以及燈光籠罩著的曼妙的身影。

夫人輕輕踱進屋來,她披著一件暗紅的黑邊絲綢睡衣,前襟敞開著,露出那

被黑色蕾絲包裹著的一對乳房。兩粒葡萄般的乳頭透過那薄紗,隱約的示好與看

客。

腰間是同樣黑色的吊帶,細緻的花紋一直蔓延到雙腿的絲襪上。而兩腿中間

卻是空空袒露的皮膚,幹幹凈凈。

「快過來,好孩子!」

娜娜心領神會地走向前,順勢踢掉瞭腳上的紅底亮黑高跟鞋。雙手撐到天藍

色絨佈沙發的靠背上,腰部下沈,膝蓋緊接著跪瞭上來。她仰著頭,與夫人四目

相對,慢慢地將紅唇湊瞭上去。兩條舌頭交纏在一起時,一股柔和的酒液也順勢

流進娜娜的蜜口裡。兩人繼續接吻,仿佛一對小別的夫妻。

夫人享用著這年輕的肉唇,她吮吸著,似乎是在親吻年輕時的自己。時而端

起手中的酒杯,含上一口,然後與面前的小情人一起分享這魔力藥水。

這淡黃色的美酒確實是致命的春藥。它汩汩地流進兩個陌生的肉體裡,卻如

火焰一般點燃瞭兩個女人深處的泉眼。

娜娜已不是第一次體會這種水火交融的滋味,這種復雜而雲林外約又安逸的滋味讓她

沈浸於自我又迷失於自我。

似乎是灌進機器裡的柴油,春情的列車開動瞭!從她的體內向體外飛馳著,

碰撞著。碰撞在皮膚上,化作一片片氤氳的緋紅。碰撞在頭腦中,化作一陣陣安

逸的眩暈。碰撞在下體裡,化作一股股溫熱的粘液。偷偷地從兩條肉壁包裹著的

縫隙中溢出,滋潤瞭洞口的一大片肉土。

這溢出肉縫的蜜汁在老頭眼裡猶如石油工眼裡噴出井口的石油。他用左手撥

開形式的擋在洞前的那條細黑繩子,順勢按在娜娜左側的屁股上。右手同時扒開

肉縫,露出暗紅色肉瓣遮掩下的粉嫩的泉眼。那裡汩汩地冒著清澈的水流。舌頭

伸出,舌尖觸到泉眼下面的肉肉的突起上,引來一陣哀鳴。順勢向上,擄走瞭路

上所有的泉水,一股腦捲進饑渴的幹涸的口腔中。

  幾次舔舐後,這舌頭已經不滿足在泉眼外面遊蕩,徑直伸進泉眼裡頭去。那

裡的泉水更加咸腥,而肉體卻又更加柔軟,似乎是剛剛撬開的生蠔一口放進嘴中。

娜娜將用下體學習到的技巧運用到自己的舌頭上,她順勢翻過身,將夫人的

肉穴埋進自己的嘴中。學著老頭的技巧,安慰著眼前的夫人。

柔和溫暖的舌頭猶如尖刀一般砍斷瞭束縛身體的鎖鏈。夫人的情欲也終於開

始奔騰瞭。

她不自主的彎下身子,順勢也就找到瞭娜娜的肉洞。那裡早已是一片濕潤的

沃土,一條硬邦邦的肉龍在洞口蜿蜒。她用手抓起肉龍,放進自己的嘴中,肉龍

徑直而入填滿的她的喉嚨也填滿瞭她的心靈。肉龍進進出出,時而鉆進喉嚨,時

而潛進泉水。終於,再又一次闖進肉泉時,一股白色液體噴薄而出。

老頭顯然稍有疲憊,但他的眼神卻仍是充滿瞭欲望。夫人幫助連接著不曾分

開的二人換瞭個姿勢。他倚靠在沙發上,雙手跨在柔軟的靠背上,放松的看著眼

前的年輕姑娘無意識一樣的上下蠕動。

娜娜確實是無意識瞭,這是讓她著迷的一種感覺,仿佛身上的每一個肉洞都

是空洞的,幹涸的,期待充滿的,然而實際上她的每個洞穴都濕潤如春雨後的草

地。這種期待被填滿的欲望推動著她,不停地夾緊身下的肉柱,摩擦,套弄,汗

流浹背。每次的撞擊都讓她身心愉悅,卻又不滿足,仿佛可以滿足她的永遠是下

一次的撞擊。

夫人看著這肉感而又緊繃的屁股不停地套弄她丈夫的肉棒,這肉穴上面,一

朵迷人的黑色花朵,隨著起伏運動的節奏開合著。她含著美酒開始吮吸著花朵,

讓這魔法藥劑滋潤它,填滿它。又用舌頭勾起娜娜肉泉裡的泉水,一併滋潤瞭花

朵周圍的褶皺。

  隨後夫人拿出一枚一頭大一頭稍小的橡膠肉棒,將小的那頭慢慢的插進這花

蕊中。引得娜娜的浪叫暫態抬高瞭八度。那浪叫是充斥著滿足的浪叫。幾個來回

以後,浪叫戛然而止,變換成伴隨著著身體高速顫抖的低沈的哀鳴。

夫人與丈夫深情接吻後,騎到瞭娜娜身上,把那條露在外面的大棒子塞進自

己的肉洞中。

青年人的節目結束後,是老年人的運動。

夫婦相視,一起起伏起來。剛才青春女子獨唱變成瞭男女二重唱,又慢慢地

混進瞭女聲伴唱,終於變成瞭一男兩女的三重唱。

伴著演唱的,是三人節奏一致的舞蹈。娜娜屈身向前便迎來瞭前庭撞擊的快

感和後庭失落的空虛,挺臀向後又是後庭充滿的快感與前庭空洞的渴求。

夫人和丈夫的節奏還是稍有差距的,終於在幾個回合之後,肉棒和橡膠棒開

始一起進入一起推出。

娜娜閉上眼,舌頭像狗一樣耷拉出來,嚶嚶著,口水順著舌頭留下來,又被

另一條舌頭舔走。

她感覺自己快到瞭,快到瞭一個一直渴望的地方,一個朦朧的欲罷不能的目

的地。

她仿佛從高空墜落著,四肢慢慢失去瞭感覺,頭顱裡仿佛自己的身體就隻是

一個肉穴,必須被填滿,被擠壓,被榨出汁液,被沖破縫隙。

終於又是一個顫抖,這一切想法都消失瞭。她死在瞭那裡,她感覺自己的靈

魂脫出來肉身,俯視著自己。飛到瞭漫天繁星中間。

的確是漫天繁星,不過是在眼中,透過屋頂的天窗,朝著這個全身裸露的姑

娘打著招唿。娜娜不知道過瞭多久,她躺在沙發上,下體中流出的白色液體已經

開始幹涸,黏在瞭大腿內側。旁邊一對男女相擁著蜷在寬闊的沙發上,伴著清晰

而又低沈的鼾聲,一條長長的薄巾一頭裹在老頭和他夫人身上,另一頭纏在自己

的腰間。

又是一陣眩暈,伴隨著還有頭顱中陣陣痛意,她感覺好累,便又順勢沈睡過

去。

又是一個充滿熱度的早晨,日頭的能量好似吃過生蠔牛肉自助餐後卻一夜未

尋到女人的陽具,一出來就炙烤著大地。窗外的棕櫚樹葉漸漸沒瞭風采。

Kevin手裡托著早餐盤,坐在床上嚼烤得有點過火的培根片和攪蛋。

  Binaca的早餐永遠做的有點過火,就如她有點過火的身材一樣。過火

的屁股撐著並非緊身褲的工裝,臀部像每個波多黎各姑娘一樣翹起,仿佛能在上

面吃飯。胸部也過火的大,頂得工裝的上衣撐出一個小帳篷,又恰好遮住瞭她稍

微有些隆起的小腹。油亮的咖啡色的臉頰略施淡粉,稍微有點誇張的紫色唇彩卻

是她們這個年紀的阿姨的最愛。

「TíaBianca!請給我拿件新T恤!」Kevin從浴室裡出來,

下身裹著一件浴巾,對著鏡子擦幹頭髮。

麻利的穿上衣服,小跑著出瞭門。剛到電梯門口,手機響起,是倉庫出貨的

通知。Kevin把郵件轉給Jose,又附上一句,「記得我的commis

sion哦!」

  C市算得上D縣最老的一個城市瞭。這裡的不少居住區還有著十九世紀末期

的風格。寬大的馬路被一排碩大的榕樹分開。榕樹的枝葉遮天蔽日,留下難得的

陰涼。

L凱第一次來到C市時就想擁有一套這裡的房子。這些被修剪整齊的半高樹

從包圍著的老房子,仿佛封建君王的城堡一般,讓每一個信心爆棚的年輕人渴望

不止。

幾年過來,當Kevin再一次從這裡路過時,透過暗紅色的P牌銀絲邊太

陽眼鏡,年輕人仿佛距離入主這些城堡更近瞭。

Kevin的公寓就在這條路的盡頭,但是不同於這些代表著Old  Mo

ney的城堡,那是一系列新開發的地產。

每一個早晨,年輕人開著他那輛精心改裝的B廠E43旅行車,從這條林蔭

路上穿過,最後駛進C市中心同樣年代久遠的一棟高層寫字樓裡。

Kevin的辦公室在14層,準確來說是13層。但是燈塔國的民眾不大

喜歡13這個數字,於是也就沒有13層瞭,12層之後就是14層。他的公司

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沒有能力像銀行或者律師事務所一樣佔有一整層或是好

幾層。14層這裡,隻有四分之一的空間是屬於Kevin的。

從14層的墨綠色的玻璃望出去,熱帶都市的美景盡收眼底。Kevin的

辦公室不大,這很符合他低調的行為習慣。他希望保持這種低調,畢竟在這個辦

公室裡,他雖然是有著老闆權利的經理,卻也是年紀最小的高層管理人員。他手

下的各個主管都曾經做過他的上司。Kevin的大老闆把他安排到每個部門都

工作瞭一遍,才提拔他做瞭管事人。Kevin也很知趣,在國內,這算的上是

一個嫩徒弟管理一幫老師傅瞭。

Kevin接手公司時,正值公司人員擴充的時候。以前一般工作人員共用

的那個辦公室已經容不下那麼多人員。3個總管辦公室,1個接待室,1個大辦

公室以及總經理室。

常理來說,再租一間大辦公室即可。但是這樣並不順利。一來,隔壁的那傢

公司的租約還有快一年時間才到期,雖然他們續約概率不大,也要等八九個月才

能開始騰地方。二來,房東並不允許單租一間辦公室。至少也要租額外的一個區

域。這樣以來,需要多租的,至少是1間大辦公室外帶2兩個小辦公室瞭。這樣

租金漲得就不止一點兒瞭。

這種小問題當然不會難倒心思靈活的Kevin。他主動讓出瞭那件跟大辦

公室一樣大的總經理室,將兩個辦公室合在一起稍加改造,竟搗鼓出一塊兒前臺

的區域來。接待部門順理成章的被移到這個區域,然後他自己主動搬進瞭那間事

實上比主管辦公室還要小一些的接待室裡。將那裡當作瞭自己新的總經理室。

這項並不麻煩的裝修計畫隻需五個工作日完成。Kevin單獨找到瞭建築

承包商的頭頭,請他在週末施工,並同意裝修款台北定點的30% 以現金方式結算給他。

然後他挑瞭生意淡季的一個週四,包瞭一條小遊艇拉著三個總管和自願參加的幾

個白領出去玩瞭兩天。順便給剩下的員工放假。員工們都很高興。

  週一回來後,所有普通員工有瞭新的空間更大的辦公隔間,給新員工準備的

空間也全部到位還有富餘,中層們與經理同遊一番感情更加親近,更讓Kevi

n的驚喜的是兩個前臺在週五下瞭遊艇之後,順勢爬上瞭Kevin的床,與他

又纏綿瞭一個週末。Kevin坐在辦公桌前,在支出票據上簽名然後喚來Lu

ara讓她給總公司發回去。

  這上任不到三周的第一次折騰,Kevin收買瞭人心,解決瞭辦公空間問

題,卻隻花瞭總公司預算的八分之一。年輕的總經理顯得意氣風發,遊刃有餘。

Luara是Kevin的秘書。幾個月前,她和另一名前臺Ana一起在

遊艇靠岸後被Kevin拉回瞭公寓。現在想起來,她仍然對那次瘋狂的行為心

驚不已。那顯然是在酒精和「煙草」的聯合刺激下台北援交,大腦短路所產生的行為。和

男人睡覺並不會讓Luara感到羞澀或尷尬,尷尬的是,她是和Ana這個自

從進公司後就和自己默默較勁的秘魯姑娘一起和同一個男人上瞭床。

  從那個瘋狂的夜晚清醒後,Luara記得自己睜開眼的第一個畫面竟然是

一個女人的臀部。肥美的兩瓣肥臀就在她的面前,肥厚的兩片肉瓣夾著中間微微

紅潤的縫隙,縫隙上哩哩啦啦著幹涸的白色痕跡。

  這美景清清楚楚的擺在自己面前,而使她慢慢醒來的卻是下體傳來的一陣又

一陣的滾燙的感覺。她抬起頭往床的另一邊看過去,Kevin已經醒來,並且

在有規律地舔舐她的肉穴,讓那裡又再次濕潤起來。而Kevin下面的慢慢膨

脹的肉棒,也在一片小嘴中進進出出瞭,那是似乎還沒睡醒的Ana。

  Kevin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又摸瞭上來,一手摸到瞭自己的胸脯上,隔著

薄被揉搓著,另一隻卻按壓在Ana的乳房上。

  溫熱的快感不斷從下面和乳頭傳遞上來,沖進Luara還有些陣痛的大腦。

她把註意力轉回面前的肉穴上,Ana的身體應是也被性愛的刺激再次點燃,一

股清流突破那白色的痕跡又流瞭出來。

  傳入Luara的眼中,讓她感到饑渴,而眼前的這股又仿佛世界唯一的泉

水,她沈迷的又舔瞭上去,於是乎,這個已然正午陽光照射下的寬大臥室裡,一

陣陣讓人渾身酥軟疲乏的呻吟聲又開始慢慢響起。

呻吟聲一直持續到下午,約莫有兩點瞭。一陣陣高潮和乏味過後,三個年輕

的軀體都隻有一個感覺,餓!胃中的空虛讓三個人都清醒起來,互相微笑地看著

對方,又有些不好意思。

  Ana首先坐不下去瞭,她一陣小跑的鉆進瞭衛生間裡,然後是一陣嘩啦啦

的洗澡水聲。Kevin掛上叫外賣的電話,回過頭打量起這個波多黎各姑娘來。

Luara不是個典型的波多黎各姑娘,她有著更像是古巴女孩的白嫩皮膚,臉

上的曲線凹凸有致一如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黑色的頭髮也習慣性地染成瞭金色,一般人會以為那是天生的金髮,但是K

evin猜得出Luara的頭髮本應該是黑色的,理由是她私處開始冒出來的

亟待處理的陰毛都是黑色的。Luara被眼前的亞洲小夥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避開Kevin的目光,掃視著周圍這亂糟糟的戰場,仍在地毯上的靠枕,

倒在茶幾上流幹的酒瓶和可樂罐,散在床邊的杜蕾斯還有從沙發坐墊的縫隙裡露

出來的蕾絲內褲。

Luara把目光挪回到Kevin臉上,這個傢夥已經挪到陽臺上開始裝

腔作勢地抽開雪茄。「L先生,你這裡有點亂,該找個人收拾下瞭!」

「說的沒錯!」Kevin抽雪茄確實是裝腔作勢,他實際上是不抽煙也不

喝酒的,點上煙也隻是象徵性地吸到口腔,然後含一會兒就吐出去。但是他有需

要搞點煙酒一樣的愛好來跟客戶親近,毫無疑問,這樣裝腔作勢地抽雪茄是個不

錯的選擇。「我感覺我需要一個長期幫忙的工人。」

Kevin回過頭看著Luara,順手提瞭提不知從哪裡冒找出來就穿上

的沙灘短褲。「我這麼一隻單身狗,需要有人幫忙收拾房間,洗洗衣服。」

Luara想先洗個澡再穿衣服,於是她順勢圍上一條長毛巾,遮住自己豐

滿的前胸。「L先生……」

  「你還是直接叫我Kevin吧!」

  「OK,Kevin,其實我有個不錯阿姨,可以推薦給你。」

  Luara站瞭起來,開始在沙發裡翻找自己的衣物,「是我媽媽的一個姐

妹,她整理房間可是很有一套,飯做的也好吃。」

  Kevin掐掉抽瞭三分之一的雪茄,側眼看見送餐的汽車已經停到瞭樓下。

他眼睛一瞇,笑著說,「你要是不穿衣服來接這個外賣,我就雇瞭你阿姨,那怕

她做的飯沒法吃。」

  Luara有些無奈的回答,「OMG,又沒我什麼好處,要是雇她,我應

該讓她光著身子來接這個外賣。」

Kevin輕輕一笑,「也好,那我的辦公室秘書這個職位就也讓你阿姨做

吧!」順勢把手搭到Luara翹起的屁股上揉搓瞭一下。

Luara猛地直起身,一來是屁股被摸瞭一把,二來明白瞭Kevin的

意思。「啊,這樣啊,我阿姨沒有讀過高中,這種事情還是我來做吧,她給你做

飯洗衣服就好瞭!」說著裹著毛巾就跑向響起的門鈴瞭。

送餐的是一個12年級的小男生,外賣送餐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他計畫趁著

這個暑假攢些錢買輛二手車,這樣明年上大學時就可以有車開瞭。門鈴響完有些

時間,房門才打開。

  開門的是一個漂亮姐姐,裹著一條白色浴巾,臉上是還沒洗掉的妝痕。姐姐

接過食物,簽瞭單,又還給高中生。送餐員看瞭看簽字又不好意思的抬頭看著L

uara單子上沒有簽小費,住這麼好的公寓怎麼會不給小費呢。

  Luara當然明白他的意思,順勢解開胸前的浴巾,露出潔白的一對兒乳

房,粉嫩而擁擠的乳房夾著兩張5美金的紙幣,「不好意思,辛苦你瞭!這是你

的Tips.」

  高中生有點發懵,他瞪大眼睛看看面前的一對兒白乳,又看看Luara發

情一樣的眼睛,短褲裡的傢夥暫態就敬禮瞭,一陣尷尬的停頓,他拿起紙幣飛一

樣的跑向電梯,身後傳來爽朗的笑聲。

之後的幾周裡,Kevin照例面試瞭幾個求職者以及幾個申請升職的員工,

這裡面就有Ana和Luara。

  不出意料的,Luara的成為瞭Kevin的秘書。然而比Luara升

職更早的是Luara阿姨的就職。Binaca,這位姿色猶存的波多黎各婦

人搬進瞭Kevin傢,從而讓這套公寓有瞭配得上它昂貴租金的整齊和潔凈。

Binaca是名單身媽媽,二十歲就有瞭孩子,然而計畫跟她結婚的海員

男友在一次出海後就再沒回來,據說是遇到事故遇難瞭,可是誰又知道是真是假

呢?Luara說Binaca是她的母親的姐妹,可是實際上,Binaca

卻是Luara父親的第三個妻子。

  Luara的母親是她父親的第一個老婆,而她父親現在的女友即將成為第

四個老婆。這種稀裡煳塗的關系在拉丁傢庭裡不算少見。也從一方面說明拉丁人

民的開放。

估計是因為Binaca從情敵那裡搶回瞭父親,Binaca和Luar

a的母親以及Luara感情卻是很不錯。單獨撫養兒子,Binaca便一直

打各種短工掙錢。單身媽媽的日子不算好過,所以Luara便把她介紹到Ke

vin這裡做保潔,總的來說算比較穩定的工作。

Kevin這裡的工作比起Binaca以前做的事情算輕松很多瞭,雖然

也是維持一套房屋,她以前更多的是收拾一個四口或者五口之傢的大房子,而K

evin這裡卻隻是一個沒幾件傢當的單身男青年。這也給瞭她不少時間做自己

喜歡的事情。瑜伽便是Binaca的最愛。一兩個月下來,之前由於過度勞累

而顧不上保養的身材隨著鍛煉和夥食的改善慢慢恢復瞭起來。

Kevin的生活作息算是比較正常的,每天早上去辦公室處理一下,下午

或許在客戶和倉庫那裡跑一跑。傍晚七點多準時回傢,有時候會換套衣服出去玩

到深夜。有時出去跑一圈然後坐在客廳打遊戲,週末時會出去打一場球,或者以

打球為名出去跟某個姑娘睡覺,Binaca住進來以後,礙於長自己十多歲,

Kevin有些不好意思把姑娘往傢裡帶瞭。

然而男女之間這種事,無非是一張窗戶紙,又何況一個是血氣方剛的青年,

一個是如狼似虎的美婦呢。

  隨著Binaca漸漸的保養和裝扮,Kevin漸漸地對這個阿姨註意瞭

起來。上下打量來看,標準的豐乳肥臀,穿著保潔衣服時都蓋不住的火熱,換上

瑜伽運動衣後便更遮不住豐滿的曲線瞭。

  一個週五,Kevin回到傢有些早。波多黎各阿姨還沒有結束她的例行瑜

伽鍛煉,Kevin到門口時她正戴著耳機在客廳做著各種動作。雙腳分開,雙

臂張開,身體向一邊慢慢傾斜,同時上身保持直立,伴著節奏均勻地唿氣,吸氣。

Kevin輕聲地挪進屋裡,躡手躡腳地把鼻子湊近Binaca分開的襠

部,咸腥的味道混合著輕微的汗臭味讓Kevin挺槍致敬。Kevin被這成

熟的肉體迷住,順著身體的曲線聞瞭下去。

  Binaca察覺到一樣,一驚坐到瞭瑜伽毯上,她順手摘下耳機,發現卻

是色迷迷的Kevin,頓時春心也蕩漾起來,警覺的眼神化為瞭一陣溫柔。

「Papá,?quéestáshaciendo?(親愛的,你幹嘛啊!)」

Kevin也是一驚,又被這挑逗味十足的拒絕吸引,便配合的隔著運動褲舔舐

起那透著騷氣的襠部來。

  「Sí,chupeallísí(是的,就是那!)」婦人扭動起肉感十足

的身體,她也有段時間沒有真槍實彈的幹一場瞭。找到這份工作後,一直擔心舉

止不端被辭退,所以一直靠帶來的假東西解決問題,這下勾搭上瞭主子,壓抑已

久的欲望必然要好好釋放一番。

Kevin被少婦的淫叫激勵起瞭欲望,Binaca饅頭一樣的蜜穴被廉

價運動緊身褲勾勒的淋漓盡致,看得出這個騷貨連內褲都沒穿,而上身的胸衣上

也漸漸鼓起瞭兩枚硬豆豆。一陣舔舐和揉搓,廉價緊身褲襠部縫合地方的破洞越

來越大,漸漸地能伸進去瞭一個指頭。Kevin毫不猶豫地把一顆指頭伸瞭進

去,暫態插進瞭滿著汁水的肉穴。

不斷的攪拌以後,破洞越拉越大,小夥順勢將它猛地一下撕開,露出浸滿汁

水的一線肉縫也也引來婦人一聲急促的充滿歡樂的浪叫。

Binaca的蜜穴是典型的一線天,幾條褶皺擁擠著一條深色的肉縫,充

血的大小陰唇隱藏在深處,不扒開來是看不到的。插進肉穴的手指由一顆變成兩

顆又變成三顆,另一隻手也緊緊地摁在谷底的小豆豆上。雙手的揉搓和抽插默契

地配合著,頻率不斷加速。

  終於婦呻吟聲到達頂峰,隨著一陣清流宣洩瞭出來,竟然噴瞭Kevin

一臉。

這股噴射讓Kevin有所始料未及,噴到瞭臉上讓燃起的欲火有些消退,

他扔下還沈浸在高潮中扭動身體喃喃不息的婦人不管,起身走向廚房吧臺,抽出

幾張紙巾開始擦拭自己臉上的液體。

不一會兒,Kevin感到自己稍微有些軟下去的傢夥被溫熱的口腔含住,

低頭一看果然是Binaca在吸食吮咂。婦人的眼睛仰視著青年,充滿期待的

眼神伴著幾次直達喉嚨的沖刺又讓肉棒充盈起來。

  婦人將Kevin拉起,跑到主臥裡一把扔到瞭床上。青年滿足的擺著大字,

雙手伸到背後拖住腦袋瞅著婦人。

婦人一面伸著舌頭舔舐著嘴唇,一面雙手托起自己先開瞭上衣的肥大的奶子,

下面被撕開襠部的緊身褲已經顧不得瞭,兩步三步也爬上瞭大床。幾陣奶子和深

喉的配合後,肉棒更加堅挺。一個碩大的屁股順勢就做瞭上去。同時Binac

a彎下身,讓奶子在Kevin的身上摩擦著,又不停的把舌頭跟青年的舌頭交

織在一起。

Kevin看不見下面交合的激動場面,他隻是能感覺到自己的大兄弟在一

個潮濕的洞穴中進進出出,不斷摩擦著周圍的肉壁,這個洞穴入口是擁擠的,進

去後又豁然開朗,仿佛能容納生命的水庫。

數十次往復摩擦後,Binaca已經慢慢做起瞭身子,她自顧自的閉著眼

睛吐著舌頭,雙手不停的揉搓著自己的奶子,Kevin時而睜開眼享受這一美

景,時而閉上眼,深深體會每一次肉棒沖擊肉穴的快感。

  漸漸的,Kevin感覺這肉穴更緊瞭。而且是由內到外的緊致,包裹陰莖

的感覺更加強烈。他睜開眼睛,不出所料肉棒進出的已經不再是Biaca的肉

,而是Binaca的菊花,Binaca仍然閉著眼睛,舌頭在口外來回的

打轉,不同的是揉著乳頭的手變成瞭一隻,另一隻手的中指,無名指和食指卻深

深的伸進瞭自己的肉穴,那因充血而紅嫩的洞口隨著抽插動作的起伏張合著。露

出裡面更加粉嫩的浸著汁水的肉壁來。

肛門的包裹感明顯比婦人的前面更加刺激,Kevin漸漸的抑制不住自己

的欲火,一股白漿噴射而出充盈進婦人的後庭,隨著仍在進行的抽插慢慢溢出。

  又是幾個回合的往復,婦人也忽地停止瞭起伏,換作插進陰道的那隻手不停

的顫抖,進而是整個身體將襠部頂向前方的顫抖,嘩啦啦的水流如捕蟲的射水魚

一樣,從洞穴的深處噴出,一股,兩股,三股,四股。又佈滿瞭Kevin的腹

部,前胸甚至床頭掛著的一幅風景圖。

性愛是男人的催眠藥,也是女人的興奮劑。激情過後,Kevin一覺睡去,

醒來時已是次日凌晨五點多,然而自己的臥室卻已經被收拾的幹幹凈凈,看不出

昨晚這裡有一場昏天黑地的惡戰。看得出昨天大戰後,Binaca仍然活力十

足的收拾好瞭屋子。

醒得早,Kevin並不想直接爬起來,他拾起擺在床頭的手機,翻看起朋

友圈來。已經是在M國的第八年瞭,很多一同出國的朋友,同學都早早回國安頓。

朋友圈裡無非是曬娃曬新車的,幾個馬上要結婚的還在曬結婚照。還留在這邊的,

娜娜算一個。她仍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發自拍,圖片裡是她和一對老夫婦的照

片。三人都帶著墨鏡,似乎是在一個小島的沙灘上,每個人捧著個椰子,下面備

註,新的老朋友。

時間在這方寸之間消耗的飛快,不一會兒太陽也爬瞭出來。同樣爬起來的還

有Binaca。有瞭肉體上的關系,婦人看Kevin的眼神上多瞭種看情人

的感覺。Kevin也不含煳,直接放下瞭以往對長輩的些許敬意,使喚起Bi

naca來更加隨意。

「今天我不想吃培根瞭,我想吃面條。」跟天朝人住久瞭,Binaca自

然也學會瞭煮面條,還應景的臥上瞭蛋。她把面條端到Kevin床上的小桌上,

託盤裡還有她的早餐,一個蘋果,半個抹瞭Cream的白吉餅和一杯牛奶。B

inaca斜身坐在床上,這倆一中一洋,不同的文化,食物,長相,語言混在

在一起,讓Kevin不由得有種異樣的幸福與莫名的迷茫。


合作推薦 娛樂城:
1.諾亞娛樂城

諾亞娛樂城,多年老品牌重現,重視玩家優惠與遊戲體驗,多款線上遊戲,真人百家樂、運彩彩票、電子遊戲、棋牌遊戲、電競投注

2. 娛樂城 全攻略
3. 諾亞娛樂城 遊戲介紹
4. 娛樂城 新聞

發佈留言